北蛮:想减肥想嫁人

张老师真顽皮(っ╹◡╹)ノ❀

一看就很严谨,那是公式不?Σ>―(〃°ω°〃)♡→

我们说叶子是绿色的,不是因为云是白色的,花有红色的。
喜欢孟孟,喜欢九良,不是因为和谁谁比怎样怎样,而是因为他们就是这样,是我正好喜欢的模样。
不想在心里把他们和谁比较,那也不是一个观众,一个看客该做的事情。喜欢就静静地喜欢就好。
人生常含敬畏,没有什么不好。
一句话伤人的感觉并没有多好。
郭老师常说存在即合理,但我想他的意思是存在即有合理性。不要太尖锐了,情商高的人的魅力就在于,哪怕你和他站的观点不同,他还是很招人喜欢,郭老师怼人的样子超级超级帅气,超可爱超可爱!
Σ>―(〃°ω°〃)♡→今天的德云社,相声有新人,依旧是心动的感觉!

啊啊啊啊啊,要开始了呀!完全不敢看怎么办?怕自己活生生激动死呀!看重播看剪辑是不是太没出息了呀(´=◞౪◟=)-☆

忽然将觉得,也许喜欢不只是两个人相互了解,也可以是两颗努力想要向对方靠近的心。

外硬心软的孟孟=喜欢碰着他孟哥待着的九良

孟鹤堂常说周九良还是个孩子,一个从十七岁开始他带大的孩子,可周九良觉得他孟哥才像是一个孩子,一个固执的想要讨人家开心的孩子。总说周九良在台上的时候爱撅他孟哥,包袱想接就接,不想接就不接,就把他孟哥晾在台上,不理人。其实你小的时候有没有揪过喜欢的女孩子的辫子呢?

在所有人都围着那女孩嘻嘻笑,夸奖表白的时候,傻乎乎的过去当头浇下一大盆冷水,女孩不笑了,看着你,你虚张声势的挺直了脊梁,背在身后的手却悄悄地揪皱了衣角。周九良的心态和这很像,虽说他觉得他孟哥是个孩子,可事实上他也是一个孩子,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,他觉得他孟哥不想笑,虽然在台上笑,在台上喋喋不休已经是习惯了,可他还是觉得他不想笑,他不明白,不想笑就不笑不就好了?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呢?周九良不懂,周九良生气,可从小养成的性子,他不会表达,不知道到底该做什么,所以他就不理人,不理,不理,就是不理。

下了台,孟鹤堂生气了,被晾在台上,谁能不生气呀!他盯着九良,九良盯着鞋尖,他不明白这小孩是怎么回事,怎么就不理人呢,怎么这么不懂事呢?有心说上两句,可小孩看天看地看大褂,就是不理人,一副你说吧,说完就完了的样子,他抓了抓有些疼的头,终是转身走了。他觉得他可能需要冷静一下,实在是说不通了,要说这六七年能差几个代沟啊,怎么就说不通了呢?有些头疼的他转身进了洗手间,鞠了一捧水,浇在脸上,抬头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忽的笑了,当初十几岁的他怎么也没想到,舞蹈音乐表演兜兜转转走了一大圈的他,最后成了个说相声的。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不着怎的,忽然笑了,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。

约莫过了十分钟,他抹了抹脸,出了洗手间,看着他的小孩还垂着脑袋站在原地,背影还有几分委屈,孟鹤堂摸了摸头,笑了一下,心说的你还委屈上了。说是说的,他还是在朝小孩的方向走了过去,估摸着小孩应该看见他了,也没说话,一旋身找了把椅子也就坐下了。小孩也没说话,偷眼瞧了瞧他孟哥,迈着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步伐,跑去把他的三弦拿出来,暗搓搓的挪到他孟哥身边,一面调音,一面偷眼瞧瞧他孟哥的反应,看他孟哥没什么动作,还是坐着翻手机的样子,于是就又悄悄地挪过去一点,感觉他后背碰到了他孟哥的肩膀,没敢回头,就悄悄地感觉他孟哥有没有什么反应,面上还是一副调试三弦,生人勿进的模样,感觉他孟哥应该是没有什么排异反应,于是就放心大胆的碰着他孟哥练三弦了。

孟鹤堂一边低头玩着手机一边偷眼看着小孩的动作,心下也是一阵无奈的笑,每次都是这样,惹自己生气了,就一句话都不说,连道歉都不说一句,就悄悄地呆在一边,等估摸着他不太生气了,就再偷偷的靠过来,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,真的是也没得办法,气得他真想伸手胡噜胡噜小孩毛茸茸的脑袋,也是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!

我想了那么久我为什么放手,
却忘了,
原来我只想让你幸福!

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放弃生活,
也不止一次的想要退缩,
我常在想,
既然人间不值得,
那什么值得?
我想我知道的话,大概就解脱了。

我越是孤独,越是没有朋友,越是没有支持,我就得越尊重我自己。——夏洛蒂·勃朗特

没有什么天长地久,
忘不了的是我活该。